所有的疾病都始于肠道

早在公元前460年至公元前370年,现代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就说过“所有的疾病都起源于肠道”。肠道在免疫系统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免疫球蛋白A (IgA)在这里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由消化道肠道粘膜屏障产生并分泌。一旦这种屏障被破坏,就会影响产生这种极其重要抗体的能力。抵抗所有进入体内的有害物质的能力丧失了,使动物暴露在各种感染中。肠道负责抵御毒素和病原体,包括有害的寄生虫、细菌、病毒、酵母和真菌。肠道还负责适当的消化和吸收所需的营养物质,为整个身体提供能量,生长和修复所需的组成部分。肠道发炎会损害身体吸收营养的能力,从而导致巨大的生产性能的损失和额外的花费。

断奶应激源的影响
断奶时期是仔猪一生中压力最大的时期之一,它会导致肠道、免疫和行为的改变。断奶应激因素,如突然与母猪分离、运输或处理应激、饲料变化、与其他仔猪混群,以及病原体暴露,都会导致当前的问题。小猪必须适应这种压力,以实现更好的生产力和良好的日增重。在断奶后的第一周,代谢能(ME)摄入量大约是断奶前牛奶摄入量的60-70%,大约需要断奶后2周才能完全恢复到断奶前的ME摄入量水平(Le Dividich, 2001)。McCracken et al.,(1999)认为断奶后低采食量可能导致肠道炎症,严重影响绒毛高度和隐窝深度,从而减少体重增加。一般情况下,不管断奶年龄如何,仔猪在断奶后的第一天体重都会减少100 – 250克,但能够在断奶后4天恢复体重。Tokach等人(1992)报告说,断奶后第一周体重的增加会影响体重达到110公斤的总天数。据观察,断奶后头7天每天增重227克以上的仔猪,与第1周每天增重150克或以下的仔猪相比,上市天数减少6 – 10天。因此,控制炎症对仔猪断奶后尽快进食和生长至关重要。

缩短断奶后的差距
因此,养猪户们制定了一系列策略来尽可能缩短断奶后的断奶时间。断奶后的平均间隔时间为7至10天,而全球一些管理最好的农场将其限制在1至2天。如果缩短断奶后的间隔,就可以节省饲料。断奶后,仔猪的胃不能完全适应固体饲料,并且胃相对较小。仔猪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饥饿后过量进食时,饲料会自由地通过十二指肠而不被消化。未消化的饲料成为病原体的基质,可能导致炎症。断奶时肠道形态受到影响,绒毛萎缩,导致饲料吸收不良,粪便含水量增加。更糟糕的是,断奶仔猪的免疫系统还不成熟。虽然2周大的小猪有活跃的免疫反应,但它们的全部潜能直到8周大时才达到。断奶会对肠道屏障功能产生有害影响。肠腔内的上皮细胞是机体抵御各种有害微生物、霉菌毒素、细菌内毒素和各种饲料抗原的第一道防线。当这种肠道屏障被破坏时,它会导致渗透性增加,使毒素、细菌或饲料相关抗原穿过上皮细胞,从而导致炎症、吸收不良、腹泻和日增重的减少。

炎症降低仔猪的生产性能
在断奶过程中发生的免疫反应之一是促炎细胞因子的变化。促炎细胞因子影响肠的完整性和上皮功能,因为它与营养物质的渗透性和运输有关。Pie等人(2004)评估了断奶过程中促炎细胞因子的基因表达,发现它们水平升高。这种促炎细胞因子基因的上调可能导致功能紊乱,导致生长性能下降,导致断奶后腹泻。促炎细胞因子调节免疫功能和生长过程。Williams 等(1997)的研究表明,当免疫系统被激活时,生长、采食量、饲料效率和肌肉沉积都会降低。因此,减少断奶后引起炎症免疫反应的应激对于提高断奶至市场体重至关重要。因此,人们需要生产高质量的仔猪饲料以降低肠道炎症的风险,这样营养就可以用于仔猪的生长。

外源性丁酸盐包含物可减轻炎症
短链脂肪酸如丁酸在对抗或减少与断奶和促炎细胞因子激活相关的负作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丁酸在改善肠道健康和调节肠道炎症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丁酸的有益作用与增加肠上皮细胞的增殖和减少细胞凋亡密切相关。几十年来,丁酸一直被用于饲料工业,以维持肠道平衡和动物性能。自80年代进行第一次试验以来,已经引进了几代新产品来改善产品的加工和性能。今天,三丁酸甘油酯(福乐酸SR130)提供了最佳选择方案;福乐酸SR130能在肠道水平提供非常高水平的丁酸,而没有传统的酸和盐的负面特性。最终,这将提高仔猪的生产性能,从而使养殖者获益。

投资断奶阶段
断奶过程的改进可以从许多方面进行。断奶是养猪过程中最关键的时刻,因此,尽可能优化断奶过程是值得的。如果断奶猪的健康和生产性能保持在最优水平,最终每头屠宰猪的成本将更低。